当前位置 : 首页  名人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2016-11-08 作者:涩熏 转载出处:互联网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原标题丰瑞ldquo地沟油rdquo案最高可判处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昨天,云南丰瑞公司问题油脂案进入庭审最后一天,法庭上控辩双方激辩依旧。检方公诉意见认为,云南丰瑞油脂有限公司(以

原标题: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处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昨天,云南丰瑞公司问题油脂案进入庭审最后一天,法庭上控辩双方激辩依旧。检方公诉意见认为,云南丰瑞油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瑞油脂公司)、云南丰瑞粮油工业产业公司(以下简称丰瑞粮油公司)及15名被告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社会危害非常大,证据充分,建议对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最高判处死刑。

被告辩护律师则认为,检方证据不足,以上被告仅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罪。庭审到昨天下午6点20分结束,法庭将择日作出判决。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涉案问题油

够150万人吃一年

检方公诉意见认为,丰瑞油脂公司、丰瑞粮油公司及赵建国、吴庆伟等15位嫌疑人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两家公司的董事长赵建国、丰瑞油脂公司副董事长吴庆伟是主犯,其余人员为共犯。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此外,丰瑞粮油公司、吴庆伟构成单位行贿罪,吴云飞构成妨害公务罪。吴庆伟、吴云飞应数罪并罚。主犯赵建国、吴庆伟主观犯罪意向非常大,在利益驱使下,明知是工业油、饲料用油还用于加工食用油,违法行为败露后还采取行贿的方式排出障碍继续犯罪,情节严重,建议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被告单位丰瑞油脂公司对全部3万多吨问题油脂承担全部刑事责任,丰瑞粮油公司对2011年以来的1万多吨问题油脂承担责任。对于其他同犯可从轻处罚。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公诉人称,本案社会危害性极大,虽未发现有人吃了丰瑞公司生产的“吉象牌”猪油而导致严重后果,但本案的发生让老百姓谈油色变,失去了对食品的安全感。本案犯罪持续时间长,跨度大,数额巨大。

被告公司涉及地沟油3万多吨,金额1.6亿多元。其中供应量最多的是被告人张邵忠,他供应了7千多吨,供应最少的被告人吴明芳也有350多吨。“按每人每年消耗食用油20公斤计算,3万多吨油足够150万人吃一年。”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法庭辩论

被告是否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昨天的法庭辩论争议焦点围绕被告是否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原料油是否为地沟油、涉案数量究竟是多少等展开。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丰瑞粮油公司

是否是犯罪主体

丰瑞粮油公司辩护人对检方指控罪名不认可。“原料并不是粮油公司购进,行贿也不是公司的决定,钱也不是公司出的。丰瑞粮油公司未取得相关手续,设备是丰瑞油脂公司的,检方出示证据也没有丰瑞粮油公司生产、销售方面的资料,相关人员的劳动关系也是丰瑞油脂公司,检方指控罪名不成立,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丰瑞粮油公司不构成生产有毒有害食品罪和单位行贿罪。”辩护人认为。

丰瑞油脂公司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是否构成生产销售

有毒有害食品罪

丰瑞油脂公司辩护律师认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依法严惩“地沟油”犯罪活动的通知》不能作为本案定性依据,本案是可以判处死刑案,但必须证据充分。本案证据不能证明公司有主观性,供货方都否认供应过地沟油,证人证言是询问笔录,一些是孤证,且有矛盾之处。

公司进货时要求供货商提供资质,表明其主观上没有故意性。大量非法证据应该排除,没有科学证据证明公司购进有毒有害原料,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公司仅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食品罪。此外,油脂公司被查处后工商部门撤销了其工商营业执照,应终止追究油脂公司责任。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吴庆伟的辩护律师李春光认为,吴庆伟等被告人及被告单位不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各被告人及被告单位不具备指控之罪的客观和主观要件,公诉机关的证据亦不足以证实。

丰瑞“地沟油”案:最高可判主犯赵建国吴庆伟死刑

丰瑞油脂公司的

生产原料

是否是地沟油

李春光律师表示:不能把“肉的边角料”等同于“肉及肉制品加工废弃物”,甚至等同于“非食品原料的肉及肉制品加工废弃物”;不能把精炼猪油所需要的原料毛油、净油等同于不合格的食用油,甚至等同于有毒有害的地沟油;不能把没有法定食品许可资质生产毛油、净油的行为等同于生产地沟油行为,甚至混同于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行为;不能把GB/T8937-2006食用猪油这一推荐标准等同于强制标准,甚至混同于精炼猪油原料即毛油、净油的强制标准。

而实际上对于精炼猪油的原料用油,即法定概念的净油,目前都没有任何国家标准;不能把明知原料商不具备食用油生产销售资质等同于原料商销售的一定是有毒有害的地沟油,甚至混同于丰瑞公司及其主管人员明知是购入使用的原料即是地沟油;不能把不慎使用的极个别标有骷髅头的油桶等同于丰瑞油脂公司订购进的原料油都使用了这样的油桶,甚至等同于所有的油桶都实际装了有毒有害的物质并被丰瑞油脂公司加工成了食用油。

李春光认为,目前所有15名被告没有任何一个认为自己销售、购买、使用的是地沟油。不能把本案涉及的不规范生产、加工等行政违法行为及所应承担的行政责任等同于刑事犯罪行为及刑事责任,甚至混同于生产销售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犯罪及从重刑罚。

涉案油脂数量

是否客观真实

辩护律师指出,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时间长达11年,《起诉书》和《公诉意见》将丰瑞公司11年来购买的原料油全部认定为有毒有害的地沟油,其主要证据材料之一是光大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尽管公诉机关根据不能形成证据锁链的书证排除了部分数额,但事实上,只有个别书证和证人证言能够证明这些原料油中有一部分来自于只有工业油脂生产许可的厂家,而不能否定更大量的原料油来自于正规的、既有营业执照又有食用动物油脂生产许可的厂家,甚至有一部分经过海关正规进口、有检疫检验部门检验合格的原料油被指控为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

此外,公诉人说明过光大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只对数量进行统计鉴定而无法对指控对象进行性质、品质鉴定。在法庭调查中,鉴定人当庭说明鉴定对象是否合格、是否地沟油、是否有毒有害,不在其鉴定范围。这份证据的科学性、合理性、可采性都值得怀疑。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数量、金额都需要进一步核实、删减,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被告人的罪责与量刑轻重问题。

相关阅读